您好,欢迎来到女人心事网![ 会员登录 | 免费注册 ]
女人心事网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边缘婚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婚姻家庭 > 边缘婚姻 >

小我五岁的男邻居成第三者让我的婚姻岌岌可危(六)

录入:    来源:    日期:2018-10-24 16:10    人气:
导读:农历腊月二十八,也就是年二十九的傍晚,在断断续续的鞭炮声和别人家的欢声笑语中,我独自拎着行李飞往三亚。在海边的这些日子,我的思绪如同起起浮浮的海水,一刻都没有停止过波动。结婚六年,原本以为我们就这样平淡的牵手走完一生,当小我五岁的男邻居出现时,一切都变了……-…

杨帆更为吃惊,声音颤抖着问:“你想干吗?” 

我扒开他裤子,拽出那曾经让我心慌意乱的污物,用刀在上面拍了拍:“放心,我不会让你做太监。只是想让你尝尝什么叫切肤之痛!” 

“不要啊……”杨帆尖叫一声,语气近乎哀求。 

我没有理会他,抓起那污物揪住一点皮,冷笑着用刀刃一割,杨帆就杀猪一样叫了起来。 

 

“这点痛都吃不了,你还是不是男人?”我又揪住一点皮割了下去,奇怪刚才明明割开了,为什么没有想象的鲜血横流,难道这地方的皮不生血? 

杨帆的叫声一声高过一声,身子颤抖着叫到:“别,别再割了……你个疯婆娘……你干脆杀了我好了!” 

我叹口气有点失望,原本以为一刀下去杨帆会疼晕过去,然后再一刀他又疼醒来。这样我会觉得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,更会觉得快意。现在看来只割破点皮真的无伤大雅,难怪割包皮的小广告到处都有。再说,他这样叫会把邻居叫进来,如果大家看到我把一个男人五花大绑,提着刀在割他的JJ,不知道会不会把我当成疯子。 

 

我变着花样玩弄着亲手抓住的这个小人,让他痛不欲生的同时,又保持着该有的度。如此一直到了一点多钟,杨帆已经被我折磨的奄奄一息。我也累了,再加上酒精的作用,随时都有睡着的可能。 

我开始犯难究竟是和杨帆共处一室睡到天亮再找警察来,还是马上打110把这个冤孽送走。思来想去决定先睡一觉,找警察来势必会引来小区的保安,这样肯定会打扰邻居休息。再说,警察来了肯定不只是带走人,怎么说我也要跟着去做个笔录什么的,这样一折腾就大半个晚上,我还睡个屁。 

 

奇怪,虽然仇人近在咫尺,我却一点也不害怕奇迹发生他会从绳子里蹦达出来害我,反倒睡的很沉很沉。 

眼睛睁开的时候已经上午八点多了,杨帆居然也还睡着没有醒来。我从冰箱里翻出包面包和榨菜有滋有味的吃完,又给阳台的花浇浇水,进去打扮了一下,这才拨通110,说我被一个骗子骗了,现在抓住了他,你们快来把人接走。 

 

110的服务人员问这问那磨叽了半天,才说会有警察跟我联系。 

放下电话,我洗条毛巾进房间替杨帆擦了把脸,又把他嘴上的胶带撕掉。他醒了,眼睛里除了血丝还有愤怒,咬牙切齿的说:“张小雅,我记住你了!你等着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!” 

“你不早就记住我了吗?嗯,我等着,等着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。对了,我已经打了110,警察一会就来接你走……瞧这衣服,都皱巴成这样了……”我平静的边说边替杨帆整理着衣服。 

“臭婊子,你这样对我已经构成了犯法!非法拘留罪!我进监狱你也要陪着!”杨帆现在学乖了,只是嘴硬,不再挣扎。 

我笑了:“非法拘留?究竟我这样对你算不算非法拘留得警察说了算啊。再说,不这样我能顺利的把你送进去吗?为了抓住你,我违心的和你谈情说爱,违心的与你共桌吃饭。比起这样的折磨,进监狱呆几天又算什么?” 

 

警察比我预想的来的要快一些,同时来的还有保安。不一会,邻居也都来围观。 

我简单向警察讲述了下事情的原委,把他们带到床前时,两人同时皱了皱眉头。其中的一个问:“你这样把他绑了多久了?不知道这是非法拘禁吗?” 

“知道,但我一个单身女人,除了用这种方法控制住骗子等你们来,还能怎样?而且,我捆绑他也就八九一十个小时,并没有多长。”我一点也不担心非法拘留杨帆进局子,说的轻松自在。 

“抓她,抓她……这个臭女人,她该死……随意捆绑就是犯法,该进局子的是她……”杨帆红着眼睛努力挣扎着,吼叫着,好像我是诈骗犯,他是受害者。 

其中一个警察很不耐烦的冲杨帆威严的叫到:“老实点!” 

杨帆一愣,乖乖的闭上了嘴。 

 

我和杨帆都被带到了赤岗街派出所,做完登记后,我被单独关在一个小房间,其中的一个警察拿来纸笔,脱下帽子放桌上,看我一眼说:“把姓名、年龄、籍贯、从事职业、身份证号码都报上来,再说说你和杨帆究竟怎么回事,详细点,我现在开始做笔录。” 

我顺从的报上自己所有信息,开始慢有条理的讲述我和杨帆是怎样认识的,一开始是怎样和谐相处的,后来他是怎样骗我的。一直讲到我假装接受他,并打算嫁给他,然后设计抓住他,警察都没有打断我,只是不停的写啊写。那一刻我有些同情警察,要是遇到个大案要案,他们要写多少才算完呢? 

做完笔录后,警察走了,留我单独在房间呆着。听着门外零零散散的脚步声,我居然打起了瞌睡,真应了那句心闲无事瞌睡多的老话。 

十点多,做笔录的那个警察又来了,问:“你所说的一切有证据或证人吗?你老公电话多少?” 

 

“不是老公,是前夫……我手机上有他敲诈的短信,证人就只有张伟峰一个,他应该也有杨帆敲诈的短信。至于其他受害人,我想杨帆应该有他们的信息和照片……杨帆有台惠普的笔记本,上面应该会有些有价值的内容。”我更正完警察的错误,想了想说完,翻出张伟峰的电话递过去。 

“他的真名叫杨永乐,你应该知道。”警察丢下这句话,拿着我的手机又出去了。 

十一点二十,警察再次过来,把手机还给我说:“你可以先回去,手机二十四小时保持开机,有问题随时会通知你过来。另外,最近你也不能离开广州,最好就在家吧。” 

我笑了笑,站起来捂住嘴打个哈欠问:“不追究我非法拘禁杨永乐了吗?” 

 

“你很想被关几个月的吗?”警察白我一眼,又出去忙了。 

Copyright©女人心事2010—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. 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