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女人心事网![ 会员登录 | 免费注册 ]
女人心事网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边缘婚姻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婚姻家庭 > 边缘婚姻 >

小我五岁的男邻居成第三者让我的婚姻岌岌可危(四)

录入:    来源:    日期:2018-10-24 16:10    人气:
导读:农历腊月二十八,也就是年二十九的傍晚,在断断续续的鞭炮声和别人家的欢声笑语中,我独自拎着行李飞往三亚。在海边的这些日子,我的思绪如同起起浮浮的海水,一刻都没有停止过波动。结婚六年,原本以为我们就这样平淡的牵手走完一生,当小我五岁的男邻居出现时,一切都变了……-…

十八号我没去上班,回到家仔细检查了一遍没发现少什么,赶紧把贵重一点的东西都收起来藏到阳台的花盆里,然后找修锁师傅上来换了把锁,这才有时间好好想想该怎样处理这件事情。 

我肯定不会白白给杨帆那个畜生十万块,但也不想他把照片散布出去。在他还没有觉察的时候偷偷报警,让警察早早把他抓起来不就完事了?问题是他有没有同党,别我这边抓人他那边公布照片,我这脸可真就在广州城搁不下了。再说,以当今警察的行动速度,鬼知道抓到他到哪天了。先把钱给他,让他销毁照片,然后再报警追钱?但我又怀疑他不会真的销毁照片,我到时候鸡飞蛋打。找几个关系好点的熟人来抓他,并逼他交出照片?问题是谁能让我信得过不把事情宣扬出去?或者拖延时间…… 

 

想来想去,我觉得没一个办法是安全的。最为可悲的是这么棘手的事情,没有一个人可以帮我,甚至没有一个人能听我诉说。是不是这也是我成为杨帆目标的原因所在?最后我还是决定找杨帆谈谈,看看他的开价能不能低点,我就不相信他真的不怕逼急了我会报警。同时,我像大多数受害者一样,心想如果只是两三万,遇到这样的变态狂算我倒霉,买个心静吧。 

 

大着胆子出去敲敲杨帆家的门,没人应。我试探着拨他的电话,结果告诉我已经停机。我想他可能去上班了,等晚上下班回来再谈。 

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,都没见杨帆回来。我正不安的等着,电话响了,是个陌生号码,显示是赣州的来电。接通还没来得及说话,杨帆的声音就传了出来:“姐,钱准备好了吗?” 

“你,你怎么用这个号……回来了吗?我们再谈谈。”我怔一会,小心翼翼的问到。 

“我干的可是犯法的事情,原来的号码停用了,暂时用这个。怎么,想我回去了?我怕你报警等着抓我啊,所以不敢回去了,有什么事情电话里说吧。”杨帆有些不耐烦。 

我又是一怔,这个王八蛋不打算回来了?还好没报警,否则等警察满世界找到他时,我的照片已经洒满整个网络了。不过转念我又觉得他不可能不回来,辛辛苦苦设计骗那么点钱买套房子,他不可能不要房子。 

 

于是,我镇定的说:“我要是想报警你早被抓了,广州多大点地方呀,你总不可能一夜飞出国去。回来吧,我想跟你谈谈,十万块不是个小数目,就算我筹到钱也不放心直接交给你,万一以后你不停的来找我要钱呢,我又不是摇钱树……你看能不能少点?” 

杨帆冷笑了一声:“钱一分都不能少!你算算,我追你追了整整一年,花费了多少心思?还挨了峰哥一巴掌,平均算下来一个月一万都不到,还没人家送外卖赚的多!你不相信我,我也没办法,就算以后我手头紧偶尔找你要点小钱花花也是情有可原的,毕竟你曾对我动过感情对不对?你能一直守着峰哥那个废人,说明是重情重义的人,不会不在乎和我的感情吧?姐,痛快点,给不给吧。如果你不给,我找个人给我。拿到这十万我还真想出国去玩玩,去看看外国有没有更大的赚钱机会。” 

 

“畜生,你当是在上班呢,跟我算工资?!王八蛋,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渣!你去死吧,老娘一个子都不会给你!那些照片你想给谁看就给谁看,大不了鱼死网破大家都没有活路!别忘了你房子还在这里,你能把它搬走?我就不信你不回来,就不信你能逃过法律的制裁!你早晚会死的很难看,你给我记住!”我再也镇定不下去了,把电话当对讲机,吼完了猛的往地上一摔,后盖电池全摔掉了。 

 

暗自伤心了一会,我捡起手机重新组合,却再也不能开机。心里更是烦闷无比,为刚才摔手机恼火。现在我有把柄在人家手里,本来谈的余地就不多,这一摔更没戏了。再说,杨帆换了电话号码,我就是想找他都找不到。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吧,要么等那个畜生忽然被车撞死,我与他的一切都彻底结束。要么等他继续纠缠催款,催不到主动降低勒索的数目。要么就等我的床照洒满大街小巷,让所有认识的,不认识的都看笑话。 

 

这种等待是悲哀的,也是漫长的,整整一天我一会担心这样,一会担心那样,吃不好坐不安,真的生不如死。 

快天黑的时候,我听见隔壁门响,以为杨帆回来了,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。我想跟他打一架,不管能不能打过。更想咬死他,从此轻轻松松去做鬼,也不要活的这么累。 

站在杨帆家客厅的是个穿戴整齐的年轻男人,约莫二十四五岁。他见我莽撞的推开门,客气的问:“你好,有什么事吗?” 

“你是谁?这家的主人呢?我找他!”我愣了一下,冷冰冰的问到。 

 

“我是中原地产的业务经理黄光波,你是找杨帆杨先生吧?他应该搬去别的地方住了,这房子全权委托给我们公司帮他出售,我今天过来就是重新核对下房间布局和??家电的。”黄光波满面带笑的过来递给我张名片,解释到。 

我看一眼手里的名片,又看着黄光波脸上职业性虚假的笑容,愤怒的像丢了小鸡的老母鸡:“他搬去哪里住了?全权委托你们出售?什么时候的事情?你有委托公证书吗?是不是意味着他不出现就可以把这房子卖掉?” 

黄光波一脸惊奇的看着我,后退一步问:“你是他什么人,这房子跟你有关系吗?他搬去哪里住我不知道,既然来看房我肯定有全权委托公证书,请问你这样激动有什么原因吗?” 

“这房子跟我没关系,但他跟我有关系……”我叫完这一句感觉不大妥当,吸口气接着说:“我是他邻居,他欠我钱玩消失,就这样……我现在找不到他,如果你知道他在哪里,请你告诉我。嗯,你要是有他电话号码也一并告诉我,他换号码了,原来的电话打不通。” 

 

这种等待是悲哀的,也是漫长的,整整一天我一会担心这样,一会担心那样,吃不好坐不安,真的生不如死。 

快天黑的时候,我听见隔壁门响,以为杨帆回来了,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。我想跟他打一架,不管能不能打过。更想咬死他,从此轻轻松松去做鬼,也不要活的这么累。 

站在杨帆家客厅的是个穿戴整齐的年轻男人,约莫二十四五岁。他见我莽撞的推开门,客气的问:“你好,有什么事吗?” 

“你是谁?这家的主人呢?我找他!”我愣了一下,冷冰冰的问到。 

 

“我是中原地产的业务经理黄光波,你是找杨帆杨先生吧?他应该搬去别的地方住了,这房子全权委托给我们公司帮他出售,我今天过来就是重新核对下房间布局和??家电的。”黄光波满面带笑的过来递给我张名片,解释到。 

我看一眼手里的名片,又看着黄光波脸上职业性虚假的笑容,愤怒的像丢了小鸡的老母鸡:“他搬去哪里住了?全权委托你们出售?什么时候的事情?你有委托公证书吗?是不是意味着他不出现就可以把这房子卖掉?” 

黄光波一脸惊奇的看着我,后退一步问:“你是他什么人,这房子跟你有关系吗?他搬去哪里住我不知道,既然来看房我肯定有全权委托公证书,请问你这样激动有什么原因吗?” 

“这房子跟我没关系,但他跟我有关系……”我叫完这一句感觉不大妥当,吸口气接着说:“我是他邻居,他欠我钱玩消失,就这样……我现在找不到他,如果你知道他在哪里,请你告诉我。嗯,你要是有他电话号码也一并告诉我,他换号码了,原来的电话打不通。” 

Copyright©女人心事2010—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. 如有违反,追究法律责任.